石锅拌着饭的糗事:小时候家在农村,每到夏天那蚊子就成群结队漫山遍野扑腾,无孔不入,见肉就戳!每

2020-10-25 20:44 亚博真人最新消息

小时候家在农村,每到夏天那蚊子就成群结队漫山遍野扑腾,无孔不入,见肉就戳!


每次蹲坑都是战斗的巅峰,一本书握在手中,脚踏黄河两岸,手握机密文件,身围千军万马,但闻炮火连天……


本锅在蚊子眼中虽有万夫不当之勇,一巴掌下去能扇死它们祖宗上下十三代,奈何人力有尽时,终于我妥协了。


借用二表哥的话,既然不能反抗,不如享受……可是就这一享受就出事了。


没几天就觉得二伯又痒又疼,放水的时候跟有人拿根火柴把尿尿的地方塞住似的憋屈。


痒了就抓,却越抓越痒,痒完还长大了,一夜之间从花生米长到了芭蕉那么大,我害怕的跑去找老爹,逮着老爹就哭“老爸,我麻雀儿痒... ."


正忙活的老爹听见我这粗言粗语呛的差点一巴掌拍死我,怒吼一声,“扯犊子玩意儿,咋说话的?”


抓住我裤子猛的一拽,呼,一条堪比新鲜香肠似的玩意儿猛然弹出,老爹嘶的倒吸一口凉气,惊道“妮玛,才五岁啊,啥玩意儿这是……”


跳起来抱着我就往医院跑。


到医院一检查,所有人都大吃一惊,年仅五岁的我居然被查出进按摩店的叔叔们才会生的病。


那天差点没把老爹羞死,拿完药抱着我就跑了。


等到我幺鸡终于从新变回花生米时我也知道病咋来的了,全是蚊子咬出来的,下床那天发了个誓,这个夏天跟蚊子不死不休。


先找老爹打听灭蚊绝招,那时家里穷,也用不起蚊香,灭蚊要么拿农药喷,要么拿油灯烧,还有大耳瓜子呼……


喷药是不现实的,几十斤的桶子背身上,估计还没把蚊子喷死,自己先给压嗝屁了。


最后选择了煤油灯,那天刚刚天黑,爸妈在厨房做晚饭,我一个人爬上床,捧着油灯就开始找蚊子。


一边寻找一边念叨,咬我二伯是不是,烧死你们,把我二伯变成芭蕉是不是?烧死你们……


随着念叨,第一只蚊子出现,正趴蚊帐角落悠然自得,我狞笑着一点点把油灯的火苗向它靠近。


虽然没用这种方式灭过蚊子,可看爸妈用的多,每次举着油灯呼啸而过,蚊子自然就哗啦啦的往下掉。


我也想学他们那样干净利落,可是自认没那快准狠的本事,加上对蚊子恨之入骨,我要的不是他们掉,而是打算把他们烤了!


随着油灯一点点靠近,蚊子还是没动静,借着火光我仿佛连那蚊子微微扑动的翅膀都能看清了。


心里默默道,烧死你,烧死你……


可是还没来得及把蚊子烧死我发现了一件惊恐的事,蚊帐燃起来了。


吓得我急忙站起,甩手把油灯扔出老远,想喊爸妈怕挨骂,想跑又怕火烧大了……


突然想起有一次厨房堆的柴给我烧着老爹泼水灭火的事,脑子里灵光一闪,水能灭火,尿好像也可以。


说干就干,掏出二伯就准备淋,可实在太紧张,憋了好几次都没动静,眼看火势慢慢往上串,我眼睛红了。


咬牙,憋气,上提丹田,猛然一挣,只觉二伯微热,一股水流往前洒出。


因为是旱田里打水,全挤出来的,知道资源有限,急忙捏着二伯往串起的火苗凑去,奈何缺少灭火经验,以为对着火苗淋就能把火灭了,谁知一串串水流直接从火苗中间穿过,然后再从蚊帐之间洒向外面。


我有些傻眼,顿时急了,捏着二伯凑的更近,这次管用了,可能是蚊帐被打湿开始顺着往下流的原因。


可因为我凑太近,火苗直接烧到二伯上,疼的我就想逃,但一想到逃了火会变大直接咬牙忍住。


可转眼就忍不住了,疼,真疼,眼泪都疼出来了,这还不算,下一刻干脆哇哇大哭起来。


可能是二伯受刺激的原因,本来只有二两的,现在估计已经洒了半斤,可火势已经蔓延开来,而我的存货已经快结束。


哭声很快把爸妈吸引过来,看见烈火熊熊的场面都吓住了,下一刻二老同时一声大叫,冲进火里抢了我就跑。


躺在爸妈怀里,我绷紧的弦终于断了,二伯一阵巨疼袭来,直接晕了过去。


等我醒来时又躺进了医院,给二伯疼醒的,这次看不见本体,只能看见纱布包着一根香蕉似的玩意儿……空气里还弥漫着一阵焦糊的味道……


这就是我三十岁还是童子身的原因!

相关推荐: